里弄文化

汉口人叫“里分”,上海人叫“弄堂”,唯中国独有的殖民风格建筑形式,长江沿岸“开埠”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兴于19世纪末期,止于20世纪中期。

汉口的里份民居是西方低层联排式住宅和中国传统的四合院式建筑的结合体,是“中西建筑文化交融”的标本。它的建筑时间大约从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开始到1937年日寇侵华战争之前结束。这些经过了百年时光考验的优秀里份民居建筑,就像一座座古朴、严谨又优雅的艺术品,在城市建筑被所谓个性化时代所充斥的今天,成为历史建筑文化的一大亮点。

武汉的里份总共有208条,汉口占绝大多数,有164个里份3308栋房屋。

上海村

上海村位于武汉市汉口江汉路(原歆生路),三面镶嵌在街区之中,与周边的建筑以围墙相隔,南面紧邻江汉路步行街,成为城市界面的一部分,东面临鄱阳街,东南侧与江汉村毗邻,西面与中国工商银行(原上海商业银行)相接。上海村总平面布局属于主次巷行列式,一条主巷与江汉路垂直相接,三条相平行的次巷与主巷垂直。住宅平面形式较统一,主要是三间式及两间式,立面格调一致,较特殊的是靠江汉路一侧的临街房屋为街屋,一层对外为商铺,二、三、四层对内为住宅,屋顶除了临江汉路的9栋是坡屋顶,其余均是平屋顶,南北端头两栋设有老虎窗。上海村的沿街连续外立面堪称这个地段的经典之一,临江汉路一侧的建筑立面装饰华丽,与其西侧的中国工商银行相辉映。上海村是高等里分住宅建筑,属于市二级保护街区,武汉市人民政府1993年将其命名为“武汉市历史优秀建筑”。

江汉村

江汉村位于汉口江岸区最早形成的英租界范围内,西临上海村,由江汉路、上海路、洞庭街、鄱阳街围合而成。整体布局形式简洁明快,由主巷和两侧的里分住宅组成,其中主巷全长170m,宽4m。该住区规模较小,共有26栋房屋,大部分为三层住宅形式,也有部分两层住宅。江汉村属于武汉市一级保护街区。

原江汉村地址在鄱阳街江汉路下首,1936年王毕双、郑硕夫、胡芹生等9为业主投资兴建,共有9栋二层砖木结构两式住宅,是当时武汉最新型的里弄住宅,设计高雅,设备较为齐全。

六也村

六也村地址在特三区(原英租界)洞庭街。1934年开始兴建,共有二层砖木结构住宅7栋,由汉昌济营造厂承建,造价7.5万元。随后,华商刘根太建一栋,由景明洋行设计;华商柴海楼建一栋,由工程师卢镛标设计;均由李丽记营造厂承建。六也村与江汉村的道路相连,1937年合并,统称为江汉村。

咸安坊

咸安坊位于汉口胜利街(原湖南街)、鄱阳街、北京路(原北京街)、南京路(原阜昌街)所夹的一处四边形的地块中,面积约4.5km2。该地块原属英租界,其中部的咸安坊、同仁里、文华村、天钦村这些里分住宅组成了现在的同仁社区,同时咸安坊北面紧挨着汉口打包场,南面是太平洋行,汇集在此的众多近代建筑,反映出20世纪初期汉口英租界的历史风貌。咸安坊共有里分式住宅64栋,规模较大,作为近代高级住宅区,体现出那个时代设计、施工和开发的一流水平。

洞庭村

洞庭村位于原汉口特三区(原英租界)内,其主巷平行于南京路(原阜昌街)与青岛路(原阜昌街)之间,南通洞庭街,北抵鄱阳街,洞庭村有主巷型里分,内部共有房屋24栋,均为2-3层甲等砖木住宅,红瓦屋面,红砖清水外墙,砖缝细密,装饰以水泥铁花栏杆与水刷石雕花门楣。洞庭村是由公司统一开发,各业主自主设计建设的里分住宅。各栋住宅之间的形式虽不相同,但风格上保持一致,细部装饰既各有特色,又相互呼应,整体和谐统一。洞庭村内部空间丰富宽敞,装修也十分精致考究,水电卫生设备一应俱全,属于近代汉口高档里分住宅之一。

坤厚里

1903年,汉口的“和记洋行”正副买办杨坤山、黄厚卿在中山大道一元路与一元小路之间合资建造了一个里弄,用杨坤山的“坤”和黄厚卿的“厚”命名,定名为坤厚里。它位于汉口德租界,面积约“0.05km”,主要以居住为主,沿街为商铺。

汉润里

汉润里始建于1917年,1919年竣工,此时正值民国建立之初汉口经济复苏时期。华商周扶九(五常)委托集成公司挂旗购置,后因生意逐渐败落卖给程沸澜并改建。“汉润里”名中“润”字为“润泽乡里”之意,1967年曾更名为“兴国里”,1972年重新定名为“汉润里”。

1898年8月31日,英国与清政府正式签订条款,规定“英租界后至城垣,留出官地五丈止”,汉润里及其周围才随着英租界向西北的扩展而逐渐形成。汉润里是该地块上最早建成的里分住区,它的建成亦划定了整个基地内巷道空间的基本格局,即以文华里为界的南北两片里分住区。两部分在建筑布局上,又分别与英租界的横向干道北京路(原北京街)、南京路(原伟雄路)保持相互平行,因此,其整体城市空间形态随着中山大道在此处的分岔而发生了转折。加之地块内多处里分住区毗邻而建,形成了丰富的巷道空间。从历史地图的演变来看,汉润里所在地块的空间形态在上世纪30年代已经基本形成,只是上世纪60年代在空隙处出现的高密度棚户简屋区,以及上世纪90年代以后以高层住宅取代原里分住宅的现代房地产开发,才逐渐改变了原有的城市空间形态。

宁波里

宁波里位于汉口江汉路中段北侧,中山大道与江汉一路之间,比邻位于江汉路与中山大道交汇处的中国银行(原大清银行)。1967年改名红权四里,1972年恢复原名。里分整体形同以直角梯形,嵌建在街坊之中,东西两侧通向城市干道,其西侧长边紧邻江汉路,东侧短边近保成路,南北两侧均与其他里分相邻。宁波里整体布局严谨,造型统一,为标准化开发型住宅,共有房屋6排,其中临江汉路一排里分住宅,高三层,底层为商铺,其上为单元式住宅,中部底层设有过街楼,为里分的入口。

宁波里位于繁华的江汉路上,周围银行、商铺林立,对面的璇宫饭店更是汉口注明的娱乐场所,区位条件十分优越。因此当时该地段低价昂贵,居住于此的多为收入颇丰的宁波商人以及学者、著名演员、洋行或银行商号就职的高级职员。

例如,宁波里12号曾是1938年在汉口成立的中国青年新闻记者学会的会所,直到汉口弃守。

辅义里/丰寿里

辅义里、丰寿里坐落于汉口江汉二路、黄石路、铭新街、瑞祥路和吉庆街围合的地块中,以吉庆街为界,分别位于其南北两侧。辅义里、丰寿里均为1920年代由汉口刘歆生所倡导建设的“模范区”住宅区的一部分,由三种标准建筑单元拼联而成。建筑均为红砖外墙面,并由红瓦盖顶,备有天井,后有厨房,上设亭子间,亭子间上为乘凉晾衣的水泥平台。面向吉庆街的建筑多为下店上宅的两层街屋式住宅,其中辅义里部分共7户全长约25米,丰寿里部分共25户全长约75米。内部则为高级砖木混合结构住宅单元,共53栋,属于现存规模较大的里分住区。

辅堂里

辅堂里位于汉口中山大道西北侧的友益街和车站路上首,原法租界北端的辅堂街。其北为京汉街,南为友益街(原玛尔纳得胜纪念街),其东为车站路(原克勒满沙街),其西毗邻新成里。辅堂里东部有长安里,南部为长青广场,东南部为公德里、宏伟里,西临鄱阳街幼儿园和大舞台。

辅堂里现有住宅102栋,占地2187m2。总体布局呈规整长方形,是典型的主次巷型结构的里分住宅。辅堂里由房地产商——俄商新泰茶厂买办刘辅堂效仿上海里弄住宅而建造,属于早期房地产开发之租赁住宅,是汉口早期里分住宅的代表之一。目前,整体格局保存完好,居住环境外闹内静。三面临街的房屋全长356m,是下店上宅的街屋式里分。围合在内的住宅布局呈2列8排。2因汉口火车站而繁盛的辅堂里辅堂里于1902年投资兴建,1905年建成,为两层砖木结构的石库门式住宅。汉口本是一个“五方民处,客旅居多”的移民城市。1912年,此地尚为水函洼地,仅车站路初具雏形。随着芦汉铁路及汉口火车站(即大智门火车站)带来大量客流,法租界集中了很多饭店、戏院、电影院等公共设施,尤其辅堂里附近更为繁盛,为主要闹市区。

泰兴里/同兴里

泰兴里与同兴里均位于汉口江岸区胜利街(原法租界德拖美领事街)与洞庭街(吕钦使街)之间,为武汉市二级保护街区。泰兴里建于1907年,主巷宽3.5m,两侧共有两层砖木结构西式住宅建筑17栋,房前有院子,被低矮的院墙围绕着,粉刷外墙,红瓦屋顶,地板下有架空层,半拱圆窗,局部有外廊,带有明显的殖民地式建筑特征。1913年,“中国铁路之父”詹天佑在此创设:中华工程师学会“,并出版了我国第一部工程技术词典《华英工程字汇》。同兴里紧邻泰兴里,也是昔日法租界的所在。里分内有4条巷道,主巷道偏东西走向,东口通洞庭街,西口出胜利街,全长230m,宽4m,水泥路面,门牌1~13号。同兴里共有两层砖木结构住宅建筑25栋,多数建筑为石库门形式,排列整齐,居民稠密。外墙粉麻石,红瓦屋顶,第一层木地板下有架空层。内部装修精致,有卫生设备。

金城里

金城里为三层砖混结构单元式公寓里分,共9个单元。住宅紧邻地块东西两侧布置并与南端的金城银行相连,共同围合成院。大陆坊临中山大道为三层钢筋混凝土建筑(位于扬子街口的转角处为四层),底层设大陆银行营业处及部分商铺,二、三层为公寓住宅,其背街处与银行大楼一巷之隔的是两层砖混结构联排西式里分,共8个单元。20世纪80年代由于住房紧张,大陆坊在原先的基础上又整体加建了一层,并保留至今。1993金城里与大陆坊均被武汉市政府定为二级优秀历史建筑保护项目。